首页 轮回真相 心灵净化 人生在世 传统文化 宗教教育
1 2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宗教教育 > 智慧之光
最近更新

佛 学 常 识 课 本

 李炳南老居士著述

小序一
「佛法」是什么?他原是一种「觉悟学」。吾人处在宇宙间,万事万理,好象都带着神秘。你看着是黑,结果他却是白;你看着是圆,结果他却是方。差不多总给你猜的相反,所以人就感觉着苦闷了。
佛法就是对于宇宙人生,万事万理的一个解答者。因他有这等的重要性,所以人人都应当去研究。不过宇宙人生,一切事理,千头万绪,颇为复杂,佛法也就显得玄妙了。
有一般人,尝责备佛法,立论太高,陈义太深,极不通俗化,所以不易普及。且不要错怪!这并不是佛法本身问题,其实是宇宙森罗万象,本不简单。佛法要解答这许多问题,自然就显得高深了。
但是,佛法虽然头绪复杂,义理高深;假能寻一条线索,提几条大纲,作一个初步的介绍,先使学者得到一个轮廓,或可就引起探讨的兴趣,这是编这本书的意义。古人说:「登高自卑,行远自迩。」大家要想深入佛海,这本书也未尝不可作个津梁。
这本书的编辑,就是本着上面说的意义。材料取纲要,组织取条贯;并且词采语体,篇采简短。举纲要,有条贯,就可得一个轮廓;语体便是通俗化;篇短免去用脑厌烦。用他教课或是自修,似乎都还适用。这本书虽然才三十六课,也等于广大的佛法,缩了一个小影。说是见了一斑固可以,说是见了全貌也可以。
中华民国(四十二年)岁次癸巳冬至日编者识
小序二
佛经三藏,浩如烟海,求学的人,差不多都存着望洋兴叹的感想。况且「佛事门中,不舍一法」,所有宇宙万象,自是应有尽有。这样说来,不但数量繁多,内容也就很复杂了。一般学人,莫说三藏精通,就是在具体上,能有大概的正确认识,这人的佛学,也就算是善知识。
话虽这样说,但是发大心求深造的人,还是很多。我的看法,经典繁多,只要时间允许,费上四五年的功夫,耐烦读下去,便可圆满;内容复杂,只要世间学术博洽的,也能融会贯通,得到解决。
除此以外,却有很大的两块拦路石,每每为他阻碍前进,这确成了严重问题。一是「真如实相」难明难悟,一是「术语名数」难记难解。说到欲明真如实相,那就得靠着多听多问、思维体验,等等条件帮助开悟;因无迹象可寻,困难感觉大。若求了解术语名数,只要分类摘出,加以说明,一看一听,便能明白,了解以后,记忆也就容易了;因有迹象可寻,困难感觉小。
这本书的编辑,术语名数成分比较多;因一大藏经教,处处离不开术语名数。初步佛学,术语名数似乎就是根基,也就是通常知识;如果术语名数记忆不忘,了解清楚,真如实相明悟,也就快接近了。
更应知真如实相是大道,术语名数是学问。从根本上讲,学佛贵乎明道,其次才是学问。但是大家读了这本书,当然可称是有学问,不过还希望进一步,再求明大道!
中华民国丁酉(四十六年)年十月编者谨志
佛 学 常 识 课 本
第一课 总体
「佛」是印语「佛陀」的简称,在中国文字是「觉」的意思。此觉与普通说的觉不同,因常人的觉多是错觉;此觉乃是对一切事理,能真正证明的实智。任何人能证得实智,就是佛。
「法」是种种事物及道理的总名;在这里讲是专指佛的教法,就是教内一切经典。因为经中说的就是种种事物及道理,所以称之曰法。
「僧」是印语「僧伽」的简称,译成中文是「众」的意思。三人以上曰众。僧字也是比丘三、四人以上的名辞。但是今日相沿,比丘一人就称他是僧,这也未尝不可。例如古时兵制,万二千五百人为军,若指其中一人叫他军人,亦讲得通。
「佛」是来救度众生的,「法」是佛度众生的工具,「僧」是佛的传教度众代表人。
第二课 教义
佛家的教义,以「慈、悲、平等」三事为根本;以「诸恶莫作、众善奉行、自净其意」三事为行持。前三事是体,后三事是用。
给与众生一切安乐,是名曰「慈」。救拔众生一切忧苦,是名曰「悲」。但是与乐拔苦的目标,是不分哪一类的有情,也不分别亲故怨雠,这样的存心,名曰「平等」。必须有平等心,慈悲方能作到圆满!
怎样是「诸恶莫作」?就是事无大小,只要有害众生,便避免不作。
怎样是「众善奉行」?就是事无大小,只要有利众生,便努力去作。
怎样是「自净其意」?因众生的心意是染污的,不断虚妄分别是非人我,所以自害害他;若能修到不起妄念分别,染污的心就转成清净的心,断恶生善才能圆满!
第三课 教主略史
教主名释迦牟尼,是中印度迦毗罗国净饭王的太子,母是摩耶夫人,国城在恒河支流罗泊提河岸。太子俗名悉达多,生时距今二千五百余年,旧说二千九百余年。
印度阶级很严,分为四等:一、婆罗门主持宗教,二、剎帝利为王族掌理政治,三、吠舍为商贾,四、首陀罗为农人奴隶。太子即是剎帝利种,娶夫人名耶输陀,生子名罗侯罗。
太子少年游览田野,见农夫劳苦,更见耕地出虫,鸟来啄食,因此察知动物界生活,多是害他存自,很觉痛心。又因出游见到老者、病者、死者,觉到人生,空、苦、无常,遂决意寻求解脱。
太子到了十九岁,决心舍去富贵出了家,在雪山苦行六年,坐菩提树下证了佛果,说法度众四十九年,后在拘尸城外娑罗双树下涅槃。
第四课 三藏结集
佛灭度以后,诸弟子恐怕佛说的法日久失传,又怕有人搀入异见邪说,所以有结集的组织。
结集的法,是多数的比丘组织一会,推一人升座,众人发问,使其答复,再问会众证明不错,就记载出来,定为佛典。但是结集并非一次,各经说法所以不同。大概的情形,可分三说:一是王舍城外七叶窟,五百阿罗汉结集,阿难诵经,优波离诵律,富楼那诵论,大迦叶为上首,名「界内上座部」;未及入窟的,尚有多人,也组织结集,婆师婆为上首,名「界外大众部」;这是小乘的结集。文殊、弥勒二菩萨,将阿难在铁围山升座,说出菩萨、声闻、戒律三藏,是大乘的结集。金刚手菩萨、阿难尊者,又记出金、胎两部大经,这是秘密结集。
第五课 七众弟子
众生皆可学佛,不分在家出家,学佛一律平等,因为戒相少示差别。出家的男女众有五类:一、比丘,男子受过二百五十大戒的。二、比丘尼,女子受过五百大戒的。三、式叉摩那尼,是沙弥尼欲受五百大戒以前,先学六法的,比喻学校预科的制度。四、沙弥,男受过十小戒的。五、沙弥尼,女受过十小戒的。
在家的男女众二类:一、优婆塞;二、优婆夷。即男女受过五戒的;但虽未受五戒,曾受三皈依的,亦是佛弟子。
「比丘」的意义有三,为「乞士、破恶、怖魔」。「沙弥」是「息恶行慈」的意思。「式叉摩那」是「学法」的意思。「优婆塞、夷」是「亲近、奉事三宝」的意思。
第六课 世界
「世」是去来今,「界」是方位,这是竖说时间,横说空间,也就是说天地的意思,更表明天地原是迁流变化无常的。世界先以须弥山为中心,最下层是空轮,层层向上是风水金等四轮体,金是指含金质的固体地形。
从地面向上,至须弥山之半,是第一层天。至山顶为二层天,再往上有四层天,因这六层天,都有男女饮食之欲,所以称是「欲界天」。再向上有十八层天,分为四禅,只有庄严形色,所以名为「色界天」。再向上还有四层天,不着形色之相,所以名为「无色界天」。
须弥山四方有四个大星球,有八个中星球,有数万小星球,前人称名曰「洲」,外围层层有七山八海,更有铁围山为外廓。
第七课 世界数量
合计须弥、铁围两山环抱的大小星球,及七山八海,下自空轮向上,一直到色界的初禅天为止,这名「一个世界」。以这样一个世界的横竖范围为标准,集合一千个世界,上至色界二禅天为止,名「小千世界」。再以小千世界的范围为标准,集合一千个小千世界,上至色界三禅天为止,名「中千世界」。再以中千世界的范围为标准,集合一千个中千世界,上至四禅天为止,名「大千世界」。因此数中有小千、中千、大千的分别,所以有三千大千之名。
这样的三千大千世界,非止一个,是无量无边说不穷尽。这无量无边大千里的六道众生,也是说不穷尽。但是世界是不断「成、住、坏、空」的迁流,众生也不断「生、住、异、灭」的演变。
第八课 界分内外
三界本来无常,在内的众生又被一切烦恼缠缚,不得自由,不断生死,所以称三界为「火宅」,称众生为「凡夫」。
凡夫共分六类:一、天,二、人,三、阿修罗,此三强称曰「善道」,因着虽处火宅,尚享有小安乐;四、畜生,五、饿鬼,六、地狱,此三直称曰「恶道」,只是受苦罢了。
总起来看,众生烦恼未尽,生死不断。被业力牵引,此道死,彼道生,往来奔驰,似车轮般旋转不息。偶生善道,虽享小乐,也是暂时不究竟的。
若能除尽烦恼,就能脱离六道,超出三界,断了生死,不生不灭,这样名曰「界外圣人」。共分四类:证小乘果的是声闻、缘觉,证大乘果的是菩萨、佛。
第九课 大小乘
「乘」是运载的意思,如船车等,坐在上面,就能载到目的地。佛法称乘,原是比喻,是说希求的道果,依着佛法就可达到。
菩萨上求下化,圆成佛果为究竟。这果是具足三德:
一、圆一切种智,名曰「般若」。
二、出三障,具一切功德,名曰「法身」。
三、灭尽一切苦,脱离了分段、变易两种生死,名曰「解脱」。这样广大成就,普遍度众,所以称是「大乘」。
声闻、缘觉证到阿罗汉果,便为满足,只不过脱了分段生死,得了一半解脱。其余的般若、法身,尚未思证,对于度众,还未发心,这样成果,比佛狭隘,所以称是「小乘」。
第十课 五乘说法
凡夫有善道两种成就,圣人有界外三种成就,合起来看,共分五类,皆称证果;不过有「究竟」、「不究竟」的分别,所以统叫作「乘」。
只守五戒不失人身,能行十善可得天身,这是不究竟的「凡果」。明四谛证声闻果,观十二因缘证缘觉果,这比凡果得称究竟。修六度固然是菩萨,必由这个阶段才能证得佛果,这是最究竟的「圣果」。
为什么还说不究竟的法,这是为众生根器不同,不得已的方便。
一、利根的听到圣果教义,固能开悟,钝根的就不了解,只好为说方便,免他再堕三途。
二、有的听了能解,却没勇气承当,也只得先说方便,引他前进。
三、圣果义既不了解,或是不肯承当,这等众生自是很多的,若不别开方便,那就把众生为善的路塞绝了。
这五乘有一比喻:人乘比幼儿园,天乘比小学,声闻乘比初中,缘觉乘比高中,菩萨乘比大学。这是够什么程度,方能入什么学校,佛法更是要观察根器而说,不然就不契机了。
第十一课 因缘果
「万法因缘生」,这是说一切事的发生,先必有因,再遇见缘,他就发生结果。
「因」是事的本原,「缘」是一种助力,「果」是后来的结局。由因得果,全是缘的力量,这是值得注意的。
缘有四种:一、亲因缘,二、无间缘,三、所缘缘,四、增上缘。兹举一喻:「因」比一粒种子;「亲因缘」比种子本身的生机;「无间缘」比使种子的生机不断;「所缘缘」比这粒种子的希望;「增上缘」比风日水雨等;「果」比这粒种子生成结的果实。
「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」,因与果是不会错的。这就是说作善定得善果,作恶定得恶果;因果定律,最合科学。不种善因,专去信命运,或是祷天求神,希望得福,皆是枉然。
第十二课 因果通三世
因结成果,是有时间性的,分为「现果、来果、后果」。当生成熟的称「现果」;再生成熟的称「来果」;多生成熟的称「后果」。
这是什么道理?一是因的迟早力量。譬如一粒瓜种与一粒桃核,同时种在地里,瓜种是当年生成,可以结瓜的;桃核生出,须经三、四年才能结桃。二是缘的强弱力量。四种助缘,次第推进,自然成熟的就早些;或是几种缘不充足,譬如土壤不良,以及风日雨水短了成分,自然成熟的就迟些。
因果定律,尚有应当知的两个要点:一是因果永不消灭,遇缘便起现行。要想不受恶报,必须断尽烦恼,证得界外圣果,方能免除。二是善恶不相抵销,分受其报。但是多增善缘,可使恶报由重转轻;勤杜恶缘,能使善果疾速成就。
第十三课 本性
真性是众生本有具足的万德万能,所以叫做「本性」。但是从无始以来,染了虚妄,盖住本体,具足的德能,就不能显现了。
虚妄名曰「无明」,这是比喻。性如镜子,本来光明,染了尘垢,就掩蔽了光。尘垢就是镜子的无明,虚妄就是真性的无明。
为什么真性无始就有虚妄?这还得另举一喻:金是从矿里出的,却是无始就与尘沙混杂;真性染虚妄,也是这个道理。
镜子去一分尘垢,放一分光明;去十分尘垢,放十分光明。真性去一分虚妄,显一分德能;去十分虚妄,显十分德能。可知为善为恶,是真性染净的关系;超升堕落,也是真性染净的关系。
矿金经过熔炼,汰去尘沙,以后自不再为尘沙混杂;真性经过修持,断绝虚妄,以后自不再被虚妄染污。
第十四课 烦恼
本性光明名「觉」,无明盖住名「迷」。无明愈盖愈厚,本性愈迷愈深,这样就失了自在,称作「烦恼」。其实无明与烦恼不是二事,无明是说因,烦恼是说果。
烦恼有「根本」与「随起」的分别。若按《百法明门论》来说,根本烦恼,共有六种,这是应该先知道的。
一名「贪」,就是贪爱五欲六尘,不肯暂舍。
二名「瞋」,就是有不如意的事,便发怒气,或是憎恶。
三名「痴」,就是昏昏迷迷,不明事理。
四名「慢」,就是自高自大,轻慢他人。
五名「疑」,就是对于实事实理,犹豫不定,似信非信。
六名「邪见」,就是颠倒邪正,谤无因果。
因为这些烦恼,迷住本性,以后起心动念,皆是烦恼来用事,自然多造作恶业,长受苦的果报。
第十五课 菩提
无明盖住本性,是由觉入迷,名「起烦恼」,从此就入了生死苦海。本性要求解脱,是由迷转觉,名「发菩提」,仗此能达到涅槃乐岸。
了知烦恼是性的贼,必借菩提来充门卫。但是防贼不是偶尔的事,总要随时加以警觉,稍一疏忽,贼就会冲进来。菩提也须时刻发心,若稍懈怠,烦恼就来缠缚本性。
烦恼是本性从来的冤家,菩提是本性原有的能力,却是地位相反,互不兼容,各有各的相当力量,双方交争的胜败,全在发展力和相续力。菩提若不住的发展相续,自然能断除烦恼;烦恼若不住的发展相续,也会挫毁菩提。
第十六课 涅槃
「涅槃」译为圆寂。「圆」是一切德能圆满;「寂」是不生不灭,万缘寂静。
本性原自清净,这名「本觉」;染了无明,变成「不觉」。发菩提心,称作「始觉」;证得涅槃,是「究竟觉」。
证涅槃后,即得「常、乐、我、净」四种净德。脱了出胎、入胎轮回生死,才是真的常存;既不生死又具德能,才是真的安乐;离开四大和合假相,获到佛性自在法身,才是真的我体;从后不受欲尘,及一切烦恼的染污,才是真的清净。
得到真我真乐,这就是「圆满」;得到真常真净,这就是「寂静」。
第十七课 漏无漏法
「漏」是向外泄漏的意思。这漏是说的烦恼,不过取一比喻。假如一个水瓶,若有孔洞,那水是要向外漏的。
漏有四种解释:
一、由眼、耳等六根不断攀缘欲尘,引的生起烦恼,向外泄漏。
二、烦恼比瓶破处,心比注水,只有烦恼,就有漏心。
三、因起烦恼,正道就会漏失。
四、因有烦恼,就能漏落生死。
世间诸法,未知烦恼为害,不思断除,不问事是善恶,总是有漏的。出世法,就是专断烦恼,证取涅槃,所以名为无漏的。
第十八课 五眼
眼比镜子,能照事物,不但能见,并且能察。有形的物体,见须用眼,这名曰看。无形的事理,观察须用智能,这也名看。既统曰看,不问见与观察,就不妨说是眼的能力。
五眼是「肉、天、慧、法、佛」等。
「肉眼」就是只见有形色的,肉体眼睛,遇暗遇阻,就不能见了。
「天眼」不问远近昼夜,都能见到,是无阻碍的。
「慧眼」能看破假相,识得真空之理,不致误假当真,着迷颠倒。
「法眼」是世出世间一切法门,都已彻了。
「佛眼」是兼有前四种眼,能以圆融。
前两种眼,却是实用眼睛来看。三、四两种,就是用智能观察。后一种用眼用智,圆融无执。
第十九课 六神通
「神」是神奇不测,「通」是通达无碍。有了这样的能力,那就得到自在了。
一、「神足通」,是自身变化随意,远近飞行自在。
二、「天眼通」,是远近昼夜都可看到。
三、「天耳通」,是远近声响都能听到。
四、「他心通」,他人心里的念头,都能尽知。
五、「夙命通」,自己及他人若干前生的状况,能以晓了。
六、「漏尽通」,就是断尽烦恼,得了解脱。
得到神通,大略可分二种原因:
一是「报得通」,就是依靠报身自然感得来的,如诸天有前五通,鬼神也有小通等类。
二是「修得通」,如阿罗汉证得六通,外道仙人修得前五通等类。
但是神通也有究竟、不究竟的分别,只有前五通,是不究竟的,若得漏尽通,才是究竟。
第二十课 三皈依
「皈」是归顺投托,「依」是依靠仗赖。众生在娑婆世界备受诸苦,生死海里头出头没,这样的环境中,一切不得自由,不得解脱,是必归顺一种圣教,依靠着寻一个出路。
这必须仔细审察,真能解决诸苦及生死的圣教,才可皈依;免得走错了路,反而苦上加苦,越坠越深。
「佛」是天中天、圣中圣,万德万能的。「法」是经典,一切谛理说的无余无欠。「僧」指出家受具足戒的比丘,是依照教义自修化他的实行者。这名「三宝一体」,是应当皈依的。
「皈依」就是以三宝为师,要依着三宝指示的教法去作,求到一个光明的归宿。
第二十一课 五戒
众生我见太重,一切动作,往往有害对方。现造恶因,将来定受苦果,合起来看,正是损人损己。
「戒」是「禁止」的意思,就是损害对方的事,不许去作。不造恶因,也没苦果,合起来看,正是利人利己。
一、「不杀生」 凡是动物,皆爱生命,若被杀害,皆有恐怖,皆有痛苦。应该发同情心,所以要戒。
二、「不偷盗」 明抢暗窃,固然是盗,就是对方未曾许可,自动检取,也称作盗。使他损失,又伤自己的廉洁,所以要戒。
三、「不邪淫」 正式夫妇同居以外,男女须要严分界限。奸邪的行为,最是无耻,又能扰乱社会,破坏风化,所以要戒。
四、「不妄语」 有的说无,无的说有,皆是欺骗他人。正直人要说真实话,所以要戒。
五、「不饮酒」 这件事好象不与对方相干,但是醉了以后,心性就会迷乱,便要妄作非为,所以要戒。
第二十二课 十善业
「业」是众生造的一切事业。这业有善有恶,凡夫知见不正,却还辨不清楚。有些人不断造恶业,能自觉悟的,实在很少。这事虽然复杂,佛经里也有个简单标准。这须分三类来说。
第一是身的动作 犯的恶业有三种:
1.杀生,就是自出生以来,直接间接杀的生物。
2.偷盗,就是检取非本分应得的财物。
3.邪淫,就是不合理的行淫,正式夫妇若不论时间,不管地点,也是邪
淫。抬手举足,造这样的业,岂不是个恶身?
若能不犯这三种恶业,才能称是「身善」。
第二是口的动作 犯的恶业有四种:
1.妄语,就是欺骗人不实的话。
2.两舌,就是对甲乙两方挑拨是非。
3.恶口,就是骂人的秽语,及粗暴伤人的话。
4.绮语,就是演说淫秽的话。摇唇鼓舌,去造这样的业,岂不是个恶口?
若能不犯这四种恶业,才能称是「口善」。
第三是意的动作 犯的恶业有三种:
1.贪,就是贪爱五欲,迷恋不舍。
2.瞋,就是稍不随意便生怨恨。
3.痴,就是迷惑颠倒,不信因果。起心动念,去造这样的业,岂不是个恶
意?
若能不犯这三种恶业,才能称是「意善」。
第二十三课 四谛(一)
「谛」是真实道理,丝毫没错的意思,有「苦、集、灭、道」四类,这须要分开说明。
「苦」是心、身受到的痛苦;种类很多,略说分「已定」、「未定」两种。
、已定的苦有八:
1.生苦,在母腹中作胎的时候好象坐牢狱。
2.老苦,风烛残年,身体衰败,精神昏沉。
3.病苦,脏腑伤损,皮肉疮痈,全身疼痛。
4.死苦,绝命的时间,风刀解体,又好象生龟脱壳。
5.爱别离苦,父母夫妇子女兄弟眷属,不是生别,就是死离。
6.怨憎会苦,冤家仇人,偏要时常遇到。
7.求不得苦,希望富贵平安的事,随了心愿的很少。
8.五阴盛苦,因有这假心、身,就时刻爱取欲尘,如火不息。
、未定的苦,就是水、火、旱、潦、大风、地震、贼盗、刀兵、牢
狱,这些天灾人祸。
「集」是心、身积聚的罪恶。心里起的「贪、瞋、痴、慢」等烦恼(参第十四课),身口造的「杀、盗、淫、妄」等恶业。
「灭」是清净寂灭。声闻、缘觉得的小涅槃(参第九课),既除了已定、未定两种苦,也脱了生死轮回出头没苦(参第八课)。
「道」是法要,也就是依着修行的门径。在这一谛里有三十七道品,分为七科,便是「四念住」、「四正勤」、「四神足」、「五根」、「五力」、「七菩提分」、「八正道分」等,义理很繁多,必须专列一课,分别述说。
第二十四课 四谛(二)
四谛有两重因果。「苦、集」二谛,是说的世间因果;「灭、道」二谛,是说的出世间因果。
苦、是得到的恶果;集、是造作的恶因;灭、是得到的乐果;道、是修种的乐因。这要明白:凡是受果,必有前因。
这个法门,是佛成道以后,在鹿野苑初次说的;连续着说了三次,称作「三转法轮」。
第一次,只说苦、是有逼迫性的;集、是有招感性的;灭、是可以证的;道、是可以修的。这次的说法,名曰「示转」。上根的人听罢,就觉悟了,起了信心。
第二次,说苦、汝应该知晓;集、汝应该断去;灭、汝应该去证;道、汝应该来修。这次说法,名曰「劝转」。中根的人听罢,也得觉悟,发起信心。
第三次,说苦、我已知晓了;集、我已断除了;灭、我已证到了;道、我已修过了。这次说法,名曰「证转」。下根的人听罢,才有觉悟,肯发信心。
第二十五课 三十七道品(一)(此即前课四谛法之道谛)
(甲)四念住
「念」是观念,「住」是安住。这是用智能把妄心安住在某一处,不让他迷惑散乱,使对宇宙人生得一个正确认识。
1.「观身不净」 自身后来有九种现相,宜于常常提念:1)死,2)胀,3)青瘀,4)脓烂,5)坏,6)血涂,7)虫啖,8)骨锁,9)分散。观他有五法,即「种子、住处、相、体、毕竟」,俱不清净。
2.「观受是苦」 身、心本有八苦交煎;逆境现前,更有饥渴、寒热、劳役、刀杖的逼迫,这是苦上加苦,名曰「苦苦」。偶有假的乐来,总是要散的,散时仍感觉苦,名曰「坏苦」。不苦不乐的境虽好,但是剎那变迁,保持不住,这还是苦,名曰「行苦」。
3.「观心无常」 念头起灭,变迁无常,对于一件事,忽然欢喜,忽然又厌恶,一念才去,一念又来,好象波浪滚滚,这样就教八识田里撤下许多生死种子。
4.「观法无我」 这「我」字当主体解。应知一切事物,皆是众缘和合,现出一个假相,并无自体,这是万法的真相。
第二十六课 三十七道品(二)
(乙)四正勤
「正」指正当的事业,「勤」是不懈怠的去作。凡一切善的事业,皆是正当的;恶的事业,就不是正当的。
善的事业,须要勤作;恶的事业,更须要勤断。并且要把「身、口、意」三业合起来省察,才得究竟。
1.已经生起的恶业,要勤恳的把他除断。
2.还未生起的恶业,勤恳的防备,不使他发生。
3.还未生起的善业,勤恳的使他生起。
4.已经生起的善业,勤恳的再使他增长。
第二十七课 三十七道品(三)
(丙)四神足
「欲、勤、心、观」是四种禅定。「神」是神通,「足」是身的两足,这是比喻话。身能起立,全依两足;神通的发生,全是依靠禅定。
上来的四念住、四正勤,修圆满了,就可发生四种善根:
1.暖法,圣道比火,见火必先和暖;见道以前,也有一番和暖气象。
2.顶法,好比到了山顶,说不定要进要退;是说行人虽然进到高处,仍要提防退转。
3.忍法,决定四谛是最胜的法,把心安住了。
4.世第一法,有漏的智能,已达到极处,再进一步,就得无漏智能。但是这四善根的进级,仍是要修观四谛作成的。
在四善根上,依着很胜的希望力,修到的定名「欲」;依着精进力修到的定名「勤」;依着一心止住力修到的定名「心」;依着观察力修到的定名「观」。能修到这四种定,自然会发神通。神足的名称,是总合因果来说的。
第二十八课 三十七道品(四)
(丁)五根五力
根力都是譬喻。「根」譬树木有根,才能生长;「力」譬树根坚固,才能茂盛。二缘和合,才能开花结果。求道若能立住根本,再得了坚固力,才能得到道果。
1.信根,信四谛圣道,合三十七道品等,理皆真实。
2.进根,精进求道,决不休息。
3.念根,把心安住在道上,不起杂想。
4.定根,心与道合,不向外散。
5.慧根,视察四谛的义理,很能了悟。有这五个字,就是道心长了根。
1.信力,是不受一切外道邪说诱惑,不为环境改变。
2.进力,是能不怕困难,打破一切,勇猛前进。
3.念力,是偶起杂念,立即断去,不使他相续。
4.定力,是内心不动,且能离开外境的搅扰。
5.慧力,是能破除无明,心得解脱。如能作到这样,就是五根生了力量。
第二十九课 三十七道品(五)
(戊)七菩提分
「菩提」是觉的意思,这是得了无漏智能,修行的七种方法,也名曰「七觉支」。
1.「择法觉」 一切事理,要用智能观察,能以明白,那是真假,不致错误。
2.「精进觉」 佛法固须精进,要能明白,无益的苦行,不去妄作。
3.「喜觉」 心得佛法,自然喜欢,这名「法喜」。要能明白,法有了义,有不了义,必须认得准确,不可颠倒。
4.「除觉」 烦恼必须断除,要能明白,烦恼与菩提非一非二,不可错损菩提。(此一另解法)
5.「舍觉」 一切境界,如梦如幻,要能明白,虚妄不实,既已舍去,不宜再去追想。
6.「定觉」 禅定有世间禅,出世禅多种,要能明白,世间的禅,报尽还坠,不了生死,不可贪着。
7.「念觉」 这念有观察的意思,好比医生诊病;前六觉好比药品。修行要定慧平均,定偏了就昏沉,当该用择、进、喜来提起;慧偏了就浮动,当该用除、舍、定来安稳。
第三十课 三十七道品(六)
(己)八正道分
「正」是不偏邪,「道」指涅槃的法门。这八种道,就是无漏的法。
1.「正见」 四谛各有四行相观,合成十六行观,名曰「无漏行观」(甚繁不述),能修此观,见解才得正确。
2.「正思维」 用无漏智发动思维,不是识心发动妄念,这种思维,能以断惑证真。
3.「正语」 是口不说「妄语、恶口、两舌、绮语」四种恶业。
4.「正业」 是身不犯「杀、盗、淫」三种恶业。
5.「正命」 出家众戒五种邪命(诈现异相、自说功德、占相吉凶、高声现威、说得供养),在家众不作恼害众生,或迷惑众生的职业来谋生活。
6.「正精进」 是对趋证涅槃的道,勤加修行。
7.「正念」 是专念证心的正道,合万行的助道法。
8.「正定」 是修出世间禅定,远离有漏禅定。
第三十一课 十二因缘
「因」说事的原素,「缘」说果的促成;这是穷究众生涉历三世,轮回六道的由来。
(一)「无明」 是本性从无始一念不觉,起的烦恼。
(二)「行」 是依着无明造的善恶事业。这是「过去」世的二种因。
(三)「识」 是过去二因,混合入胎的神识。
(四)「名色」 是神识依父精母血生起的胎体。
(五)「六入」 是二、三月后渐长成六根。
(六)「触」 是胎出生以后,在二、三岁时,与外界的接触。
(七)「受」 是六、七岁时,渐能分别苦乐。这是「现在」世的五种果。
(八)「爱」 是十岁以后,依苦乐的感觉,爱把苦离开,爱把乐接受的一种
思想。
(九)「取」 是成人以后,爱欲发展,便执取不舍一切的造作。
(十)「有」 是依爱的思想,取的造作,遂有了种种的业力。这是「现在」
世的三种因。
(十一)「生」 是依着现在的业力,牵着将来去投生。
(十二)「老死」 忧悲苦恼,是既有了再生身,就免不了受这些悲苦。这是
「未来」世的二种果。
第三十二课 六度
「度」的意思,是说众生在生死苦海里,要度到涅槃乐岸上。有六种方法,按着去作,就可达到目的。
(一)「布施」 是用自己财物或某事,分布施给对方。略举三种:
1.财,用财物赒济缺乏的。
2.法,说法使人得益。
3.无畏,救拔众生的厄难。
(二)「持戒」 是应止的应作的,都遵守戒律去办。事相甚繁,略说三聚:
1.摄律仪,所有戒条谨持不犯,就是「诸恶莫作」。
2.摄善法,就是「众善奉行」。
3.摄众生,就是「救护众生」。
(三)「忍辱」 是忍耐一切逆境的逼迫。略举二种:
1.耐世怨害,忍受有情侮辱戕害等事。
2.安受众苦,忍受时缘饥渴寒热等事。
(四)「精进」 是磨励身心,进修前后五度。略举三种:
1.披甲,发了大心,不畏一切,好象穿上铠甲,不怕冲锋。 
2.有勇,听到难断的事,难能的事,心不怯懦。 
3.不退,遇到任何障碍,决不退转。
(五)「禅定」 是止住散乱的妄心,使他寂静观照。方法繁多,不能枚举。修那一门说那一门,不修,说也不懂。在这里只好举出三大类的总名,略知他的大概而已。
1.世间禅。
2.出世间禅。
3.出世间上上禅。
(六)「般若」 是证得的智能。略举三种:
1.实相,离一切虚妄的性体。

<div style="margin-top: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