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轮回真相 心灵净化 人生在世 传统文化 宗教教育
1
您的位置:首页 > 轮回真相 > 自杀之后
最近更新

灵魂实有,枉死何安——自杀真相三

 

红叶居士编著
第二章  死后的真相
我们做了一世的人,大家没有死过,活人讲死后的真相,确是很不容易。而况要人肯听,听了又肯信,那是更不容易了。
现在我先要使大家知道,死后的灵魂,的确能记忆生前和临死时一切景象。所以把我所见所闻的中外事实,写些出来,证实我的理论,是有根据的。
不过大家切勿存了一种成见,以为看得见的就是有,看不见的就是无。要知道,看得见的不必定有,看不见的,亦未必定无。譬如空气电力,何尝看得见呢?你们何以却信为有。梦幻空花,确是看得见的,何以又说是无。可知若有若无,何尝以看得见看不见为标准。更进一层说,平时信以为有的,往往不有。信以为无的,往往不无。如原子电子等,科学家信以为有,而奉为基本要素。
然而东西洋各国,有很多的大学问家,大哲学家,却不承认世界有所谓实质的存在,谓原子电子等尽属妄说。至如寻常所斥为迷信的鬼灵,以为决无存在的可能,而近来欧美各国,经科学家哲学家等证明,大都认为实有。
总之宇宙间一切真相难明,学识无穷,所以诸事,都不可臆测,也不可妄执。说有说无,信有信无,尽是一私之见,在实际理上,原毫没相干。总以一切虚心,勿执成见为是。此章先讲明灵魂实有,次说枉死后的苦。
一、灵魂实有
欲明死后真相,必先信灵魂实有,苟不信灵魂,那末死后断灭,更有甚么真相不真相可讲呢?兹举八种说数,以证灵魂之实有
(一)近来西洋各国,非常崇拜心灵不灭之说,确信有灵魂的存在,因此灵学会之设,遍于各处,该会会员,大都是大科学家、或大哲学家,如英国很著名的物理家及哲学家洛奇爵士(Sir Oliver Lodge)及侦探小说大家科南道尔等,皆是会员之一分子。
(二)英国汤姆逊氏(thomson)所著述的科学大纲(Outlineof General-Science)一书,久为中西学界所推重。而灵学一科,也列在其中,认为一种科学。更有一层可注意的,现在英法各大学,多有特设灵魂学专科者。将来灵学硕士、灵学博士,亦必高高的在社会上占一位置无疑了。
(三)撮鬼影、留鬼声,都是可能的事,且经政府机关调查,确无弊病。(寒世子谨案:留学回国处执政地位者,一经调查,必斥谓提倡迷信,不知其师已远行万里,而彼辈尚自豪新学,故步自封也!)即就中国论,撮到鬼影者,各处皆有,但留到鬼声的,尚未之闻。兹述西国一例:
   英国海军少校仆登,往美国菲而特非奥游历,到了那处,就住在他的朋友渥立佛司的藏书室中。
   夜来他就登榻而卧,将及夜半,忽然听见室中歌声,歌曰:‘马鞭草与朱色之丹兮,打破我迷恋的快乐。声音低细如蚓鸣。他就下榻巡视。一无所见,及回榻,歌声又作。
   因讶问道:‘是谁?即闻有低细的女子声答道:我莎娜歌,与尔何干?说完,他又歌了,少校无可奈何。
   明天就把这事,告诉了他的朋友渥立佛司,夜间渥立佛司自己来此室住,果然听得宛转歌声,徐徐的破空而起。从歌词上辨知,确系莎娜生前时时所唱之歌。
   后经灵学会派人到此,将鬼歌的音声,完全收入留声机中,并制成话片。此片至今保存在美国鬼学研究总会中。据说鬼音声浪,比较人音,低去百分之五十二云。”(见神鬼交通一书)
(四)各处灵学会,收到关于灵魂奇异的表现,而证为有价值的报告,盈千累万。
(五)近来欧美各国所设的灵学会中,往往有现鬼形,发鬼声,自动走笔,空中舞桌、弄琴、奏乐、等惊人事实。(寒世子谨案:我国何曾不常有此事,无论新学旧学,所以不敢张声者,是怕一顶迷信冠,惟恐不能为时髦派人也。)但是没有见过的人,听了未免如怪志齐谐,说得太活龙活现,因此终有些不信,我只得引个例子来证明一下。
   
死的研究(On Death)载有加灵顿所记灵感会(Society for Psychic Research)大概情形,非常离奇动听。兹摘录如下:
由撒比阿(中介人,即巫。)所主的灵感会,每次开始时,中介人面前的灵感桌,在灯光灿烂之中,众人严密监视之下,忽然腾起,浮扬空中,离地约二尺许,留止空中二十秒至三十秒不坠。如是者,不下数百次。有一次,内房的小桌,忽然腾空向外,乘于灵感桌的上面。
每会之中,必有一二种乐器自然鸣奏。有一次,小鼓突然作响,飞到中介人头上,继而移至内房下落。
人形及面部的发现,也有过一二次。一次,中介人右面的监视人,觉肩部有物相触,回头看时,明明见有人形,继而渐渐的淡薄如烟,移入内房而没。
一次,中介人撒比阿的手足,被人用索缚住,不久,忽现白手一只,将索解去。因此,中介人再请人把他的手足,牢牢缚定,那时白手又现,索又解去,投索于旁观人之一。另一次会中,一绅士从他的衣袋中,取出烟匣一只,当众放在灵感桌上,但见那烟匣忽开,香烟自动的纳入绅士口中。
我到灵感会总计不下四十次,对于会中所显一切现象,绝少疑惑,更因其一再表现,故可断定无伪”
又平等阁笔记载:
   从前伍廷芳博士,游历美国的时候,参观灵学会十余处,所见种种不同。有闻鬼声的,有与鬼言语的,有与鬼握手的,有鬼现形与人跳舞的。据说,伍博士曾赠鬼一束花,鬼即挟之而去云。
(六)西国有一种人,其有特别的目力,名叫千里眼,亦名透视眼。当人濒死之时,心身所起种种痛苦,及成就灵魂的经过情形,都能辨别,无所不知。(寒世子谨案:若在我国宣布,必谓迷信至一塌糊涂,抹煞是义,使人人皆永受此苦,无由补救矣!)
安特留及惹克逊等,所记千里眼名阿摩尼亚,即此一例。
   彼母的末期近了,幸我身心,已能入于透视状态,见她身内器官,已不能受精神的支配,心身将次分离。分离的时候,恰如至友亲戚一般,难舍难放,在这将分未分之时,发生了这等的阻力,病者似感非常痛苦。
   没好久,她的头部,似为一种美丽柔和、而有光辉的大气所包,大小脑皆形扩大,特殊的交流电气作用,也为中止了。
   灵与肉体分离之期愈近了,头部方面,光辉与热度增加,肢体的各末端,都发冷而现黑色。在环绕头部四周柔轻的灵气中,别现一头部轮廓,此头形逐渐明了,终乃发剧烈的光辉,几乎阻我透视。此精灵之头,却由肉体之头映射而出,当映射而出的时候,四周有芬芳的大气,滉漾波动著,既而此精灵之头,模形已具,大气也就消失。
   精灵之头已经成就,由是肩部胸部乃至全体,次第成就。旧时肉体,所有丑态和缺点,至此并臻完美。
   新成就的灵体,矗立于肉体的头部,此时灵肉两体间之关系,愈形隔离。忽然发现活动而又速疾的电气一流,其一部归于肉体,而分播全体,以防身体骤然崩解。
   此离体而立的灵体,开始呼吸周围大气中之灵的部分。最初呼吸,似有困难,既而渐渐习惯,转现愉快之状。谛观灵体状态,与肉体全然一致,若形若胃若肝若脏,乃至一切,与旧时无二,此真不可思议。
   灵的精神与情绪,虽未及观察,只见她态度宁静,并不以家属的悲哀为悲哀。盖亦深晓彼家属不知她灵体依然存在的缘故。
   灵体的变化经过,须时二小时有半,她呼吸周围的新空气,已经习惯,即从肉体的头部起行,用她很自由的意志,移步向外,从内室而外室,而户外,既而步行空中,我见了不觉惊喜交集。继见有二灵体,从灵界出现,与彼妇相见了,同向地球的以太中,冉冉上升,一转瞬间,距离渐远,即不见了。”
翟维氏在他的“死及来生中,亦有千里眼所见濒死的记载,因大致相同,故不赘述。总之,千里眼时可遇见,非如凤毛麟角,为绝无仅有的。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,西师卫逖克亦曾告诉吾等见过千里眼情形,千里眼并能知过去未来,厘毫不爽云。世间之大,无奇不有,信然。
(七)古来所有的大宗教家,及不少的大哲学家,无不信有灵魂的存在。如犹太之摩西及耶稣,阿拉伯之摩哈默德,印度之释迦牟尼等,都说灵魂不灭,死后轮回。
   就是吾国孔子亦曰:“鬼神之为德,其盛已乎!鬼神之为德,其智已乎!其承认有灵魂之存在可知。
   其余如西国的大哲学家:苏格腊底(Socerates)。毕哥拉(Pythagoras)伯拉图(Plato)、及近世之叔本华(Schopenhhauer)等,也主张心灵不灭之说,散见于各家著述。
(八)古来鬼神灵迹,载诸经籍、史书、传志、笔记、报章等,何可胜数。就是我的朋友中,亲见鬼灵的人,也不在少数,岂尽是捏目生花,以无为有么?
据以上所说的八种说数,灵魂不灭之论,证据充足,实在无可否认了。
有人道:你所讲的,是中阴,或是识神;就是说人死迳生鬼界,也得说是个鬼;灵魂之称,带我相主宰,于理难契。
我道:若然以此相责,惟有认过而已!要知道我所要明的,重于事而不重于理。人到了要自杀,个中玄理,不遑深研了!故惟有随俗显事,俾知死后,并非断灭,而且要受大苦,这是最要紧的。
就理边言,识神与灵魂固然不同,若从事边言,则同显死后不断灭,却并没有两样。所以沿用灵魂之称,如是而已,读者谅之。
二、枉死后的苦
既知灵魂不灭,死后尚有来生,以为现世的生命,为时短促,苦多乐少,有甚么宝贵?不若自杀了,也许来世可得到快乐的生命。却不知道人生一世,本已甚苦,若然自杀了,不特苦上加了自杀的苦,来生尤其是苦。
而且所受的,是惨苦、极苦、长久苦、苦中苦,真是说不尽的苦。所谓一朝失足,成千古恨,大家千万不要轻生,弄到后悔无穷。
因此就有人说:一生只归一生,自杀是今生的事,与来生甚么相干,何致反受大苦?我道:要明白这一种理由,我把近来西人所发明的一桩事情,先来叙述一下。看了这桩事情,理由就可推知了。
外国人究竟发明些甚么?就是突然死亡的人,眼中留有最后所见的物象。(过了若干时间,印象渐渐退失。)譬如一人被杀,那个凶手就是这被杀人目中所留最后的印象。
西人曾用兔来试验,把格子将兔格毙,眼中果见有致他性命的凶器映现著,人都诧为奇异,而莫解其故。实则此种理由,不难了解,实因人或兔等,当被杀时,发生绝大恐怖,绝大痛苦,这种势力,深深的印入心中,眼为心苗,所以眼中,就自然表现出来了。
既有这一种发明,那末生前自杀,死后受苦的道理,就不难明白了。当知能分别苦乐境界的,全是心灵,心灵既受了绝大的恐怖和痛苦,这种势力是不易消失的。(与科学力不灭论Law of Conservation of Energy相符。)就是成了灵魂,此种恐怖和痛苦等,犹得时时现起,相续于无穷。故死后的惨苦,是说不尽的,略分四类述之:
(一)灵魂昏迷
据西国灵学研究会报告,灵魂最初离肉体的时候,因受死亡的打击,智能较生前退减,心力亦较生前薄弱,但不久回复。
   至于自杀的人,情形大不相同,因受了死时剧烈惨苦的震荡,迷离昏暗,心灵极不分明,经久犹难恢复。
   只看每届灵感会,死者之灵,凭中介人与生人谈话时,往往突现颠倒迷失之象。盖因死时的颠倒状况,突然现于鬼灵心中致然。
   据西人言,此为常有之事,自然死的人,尚且如此,自杀而死的,可想而知了。
(二)丑态常留
既然临终一念,影响于死后绝大。所以临死快乐。死后依然快乐,临死悲哀,死后依然悲哀。
   不但哀乐如此,就是临死时的状态,死后亦得常常现起。
   人每见断头鬼缢死鬼等,实则就是临死时状态的实现。丑态常留,可恶孰甚!兹举西国二例如左:
罗易班侣致弗拉曼令函中云:(见死及其奥妙一书):
一天夜间,我别了友人徐鹏,犹往大咖啡店小坐,因此回家已迟。但觉身体轻健,天君泰然。
   时将夜半,遂即登榻。岂知睡不好久,骤被恶梦惊觉。忽见我友徐鹏,头破血淋的立在床前,向我言别。
   我顿被他吓醒,即时坐起,但是那血淋淋的徐鹏,依然历历在目。待至天明七时许出门,预备探个消息,恰恰彼方也有人来,报告徐鹏之死。因知他就在离别这一夜,从楼跃下,震碎脑壳而死!”
又敷兰玛和翁氏所著不知之物中,有某妇人见其弟(受路丹之攻击而死)之幽灵的记载一则云:
我夜间突然醒觉,见我弟奥利白,兀然僵立于我寝榻之傍。
   他的膝部,为一种有光辉的雾气所包。此时明月不见,夜色沉沉,雨声潇潇,倍觉凄凉。
   我因即从床跃起,穿吾弟的灵体而过,达于室门。正欲启门时,再一回顾,见灵体也渐渐移动,向我而来。
   他双目注视,表示亲爱而又痛苦的状态。因此见他右侧颞□被创,鲜血淋漓,面色如白蜡而透明,状至可惨。
   书中又述及后来该妇得报,她的兄弟果然战死,受创之处,正与所见相同云。
(三)自杀时的痛苦死后恒现
   (甲)西国有鬼语一书
   系美国法律大家核治君逝世后,凭英国著名女学士拔柯之手所述。后来由前任中央大学教育院院长孟君宪成,译成中文,已故之伍廷芳博士为之叙,此书的价值,可想而知。死者核治在该书中云:
   自杀的人,状至惨苦。
   又云:
   世间有最可爱的事,也有最可怕的事。即如自杀一桩事情,人苟知死后的惨苦,如是其酷烈,无论如何,决不肯寻死。
   (乙)英国汤姆逊所著的科学大纲中云:
   苟一室中,曾经演过惨杀的悲剧,用精神感应的方法,可使此经久幽秘的剧情,重新演起。剧中所有角色,和悲剧的情景,映现分明,无所遗漏。
   此由精神感应的力量,激发鬼灵心中,一现惨死景象,更因反射之力,此种惨景,映现于我等眼中,因鬼灵心中,惨景生起之易,如磁吸铁一般。
   (丙)我友孙君世英言:
   报载苏州思婆巷某姓家,夫妇争斗,夫极凶横,持刀将妇杀了。事隔数载,有一天深夜,巡士正查岗间,忽见男女争吵,继而男持刀杀妇,旋忽不见。
   后质诸邻居某老翁,据说数年前,确有其事,自后此种惨景,每年是日,一度发现,他已见过数次云。”
   孙君虽说他已不能尽忆,然考此事情状,大致与前事相仿彿。皆由鬼灵心中,感到死时的惨痛所致。
以上所举的例子,大都摘自西国书中,恐大家看多了生厌,故再举几桩中国事情来,写在下面,却都与史一般的真实,不可不信。
在未写出以前,且先叙一桩事与大家听听,听了不必生奇,此事就是各处通行的扶乩,不信的人,以为都是扶的人在那里捣鬼。
其实不然,扶乩之术,虽始自吾国,现在东西洋各国,也但盛行。东洋称为灵子术,灵子即巫的意义。继由日本传至荷兰,再由荷兰传到西洋各国。
西洋各国名扶乩的板为维吉板(OwigBoard),现在各处灵感会中,颇多用之,均著灵验。
故合众国总统威尔逊氏,生平最相信的就是扶乩。有一次,竟写出无数的希伯来古书,他平时,并不擅书此种文字,可见扶乩,亦有很多的意义在里面,虽不可不信,然亦不可执著。过犹不及,牢记牢记。(下面一节,就讲扶乩,所以先行述及。)
现在所要讲的,就是宁波观宗寺的老和尚,法号谛闲,所亲历的事情。他是当代鼎鼎大名的法师,活口现在,可以对质,万勿生疑。
(丁)显感利冥录云:(节录原文)
   戊午夏,旅京诸居士,公延浙江观宗寺谛闲老法师,莅京宣讲圆觉了义经。
   北京都城隍白公讳知,降乩西城小沙锅胡同钱叔陵居士家。录如左:
   乩云:谛闲老法师惜无暇来一谈,诸公能相请否?
   众问下星期日可否?
   乩云可。
   后谛老法师如期而至,白公再降乩于钱居士家云:今日蒙大师惠然肯临,感激无似。
   后白公问难颇多。
   其一云:世间庸庸之人,其鬼最苦,终日如有所失,惟横死者尤为惨苦,(注意)又难超生!(注意)其故何欤?
   问难毕,周仓临坛,问毕命时痛苦,何以至今尚现。(按三国志周仓堕城而死。)
   谛老法师为之说法开示竟,周仓感荷而去。”
   周仓死,距今千有余年,自杀的痛苦,依然发现,受苦之久,可为寒心。推其所由,全在当时一念之误,欲谋自杀者,当以此为鉴!
   更有一层,大家以为周仓已死,何能至今尚在,不免有些奇怪。这就可见灵魂不灭,确然无疑了。
(戊)上海法藏寺兴慈老法师,亲口告我道:
天台山中方广寺(即兴慈法师所主持者)有二僧,先为同参道友。后一僧,为了事故,堕石梁桥而死。
   有一天,彼僧正入定间,见已死之僧,忽然现前。恍惚间随之而出,行至石梁桥畔,那已死之僧,突然间一跃而下,惟见血肉狼藉,宛转痛苦,惨不忍睹,既而回复原状云:我天天受如是苦,彼僧心为感动,遽然出定。”
(己)周群敏先生云:
   北京有文效孙者,一天往崇效寺看牡丹。
   游众中,见有眉目英爽侠士相似的一位少年,因趋揖姓名。知谭其姓,炎言其名,原籍湖南。曾浮沉宦海,暂寓都门,不久回乡。神情高洁,吐属豪迈,效孙因此非常佩服,就与他做了朋友。
   自后不时聚首,十分相得。转瞬之间,冬季已届。
   有一天,炎言挟了一局画,仓猝来访效孙,惨然的对效孙道:我将返湖南故乡,从此一别,不知何时再觅。
   效孙便问道:何以急急的要回去呢?
   炎言道:我有颈痛的病,每到冬季必发,今岁尤痛,所以急欲回去诊养。
   谈的时候,就将画轴呈于效孙道:此系友人为我画的小像,敬以奉赠,聊供别后相思之资,今日行装待发,不暇久谈。言讫不见。
   效孙非常骇愕,知为非人。随即将画轴展开,果然是炎言的小像,并题有望海词一阕。
   有曾经沧海,又来沙漠,四千里外关河,骨相空谭等句。至是效孙始憬然而悟,知此鬼非他,就是光绪变政的时候,在京被戮的谭嗣同。
   因谭的遗著莽苍苍斋诗》中,也刊有此自题的小影词,良以被戮时的惨痛剧发,故急于离去云。”(录自神鬼交通。)
(庚)杨仁山先生云:(节录平等阁笔记原文)
   先德为旌德教谕的时候,有门生某,僧经遇见缢鬼,且互相谈话。
   据缢鬼云:枉死之鬼,无计自拔,最为惨苦,(注意)须延高僧超度,为诵经忏始得。
   生就应许他,为作佛事,但要他变现缢死时的状态。
   鬼坚不肯允。谓变相的时候,痛苦非常,非经三五天不能回复原状,后经生再三请求始允。
   惟云我变相的时候,非但人心全失,而且不能识人。君住床上,必须将帐门紧握,勿令我扑及,否则两俱不利。
   既而变为极可布的状态,满房乱扑,一若惝恍无主的样子。扑帐门三次,不得入,乃划然长啸一声,出门而去。”
   (寒世子谨案:能预先告知,并非失却性灵,即是痛苦至极,以图代替解脱,故不能再辨何许人也。临死之苦,可知!)
(辛)松江佛教会会长耿君镳先生云:
   邑人吴伯庚、子光田,在南京东南大学读书的时候,与数同志致力革命,非常热心。
   而事机不密,被孙传芳的军队得悉了,随即派兵到校,抄查证据。当时光田义愤填胸,因言语之间,得罪了兵士,竟被他们用乱刀砍死。后来国民政府轸念忠勇,追奖议恤。
   虽不得谓为虚死,可是他的灵魂,受苦不了,他死后三个月,灵魂不时来家,凭在长幼身上,极言刀解的苦,非言语所可形容,虽死已多时,痛苦依旧不少减。
   说时泪下,家人听了,十分可怜,为请高僧能禅说幽冥戒以资超荐,其魂始安。”
【增补】乌鲁木齐,译言好围场也。
   余在是地时,有笔帖式名乌鲁木齐,言:有厮养曰巴拉,从征时,遇贼每力战,后流矢贯左颊,镞出于右耳之后,犹奋力斫一贼,与之俱仆。
   后因事至孤穆第,梦巴拉拜谒,衣冠修整,颇不类贱役,梦中忘其已死,问向在何处?今将何往?
   对曰:因差遣过此,偶遇主人,一展积恋耳。
   问何以得官?
   曰:忠孝节义,上帝所重,凡为国捐生者,虽下至仆隶,生前苟无过恶,幽冥必与一职事。原有过恶者,亦消除前罪,向人道转生。奴今为博克达山神部将,秩如骁骑校也。
   问何所往?曰:昌吉。
   问何事?曰:□有文牒,不能知也。
   霍然而醒,语音似犹在耳。时戊子六月,至八月十六日,而有昌吉变乱之事,鬼盖不敢预泄云。(纪文达公阅微草堂笔记)
【增补】鸟鲁木齐提督巴公彦弼言:
   昔从征乌什时,梦至一处,山麓有六七行幄,而不见兵卫,有数十人出入往来,亦多似文吏。
   试往窥视,遇故护军统领某公,握手相劳苦。
   问公久逝,今何事到此?
   曰:吾以平生拙直,得授冥官,今随军籍记战殁者也。
   见其几上诸册,有黄色红色紫色黑色数种,问此以旗分耶?
   微哂曰:安有紫旗黑旗,此别甲乙之次第耳。
   问次第安在?曰:赤心为国,奋不顾身者,登黄册;恪遵军令,宁死不挠者,登红册;随众驱驰,转战而殡者,登紫册;仓皇奔溃,无路求生,蹂践裂尸,追歼断脰者,登黑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