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轮回真相 心灵净化 人生在世 传统文化 宗教教育
1
您的位置:首页 > 轮回真相 > 婴灵心声
最近更新

堕胎致宫颈癌,男友拒婚

摘自反堕胎网 

出生于1982年6月4日的章婷皮肤白皙,面容清秀,从照片上看,是一个漂亮文静的小姑娘。可谁知,此时的她竟面色苍白,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,原来她得了宫颈癌目前正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血透。
据章婷说,她从2003年起就和男友蔡蒙同居,在其后的4年时间里,她先后堕胎5次。
多次的堕胎让她弱不禁风,后遗症更使她患上了宫颈癌。
如今,她唯一的请求是:“我为了他即将付出生命的代价,现在我想披上嫁衣,成为他的新娘,真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,是否能够如愿?”
网络聊天私订终身
昨天,记者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血透室见到了面色苍白的章婷。记者看到她的右肩上正插着管子,血液在血透机上循环着。
她面部表情有些扭曲。当记者问她过去4年的感情生活时,章婷的面部突然凝固住了。记者顿时也屏住呼吸,仔细聆听她从内心底发出的呐喊。
“2002年,我和他是从网上聊天认识的,之后才发现我们在同一家夜总会工作,我在3楼,他竟然在4楼。一种天赐良缘般的相遇,让我们感觉到缘分的妙不可言。”章婷一字一顿地说。
5次堕胎身体垮了
之后不久,章婷就和蔡蒙同居了,他们住在位于红花村蔡蒙的家里。
同年8月,章婷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,但由于双方工作不稳定,对未来也没有把握,所以她只好来到八一医院堕胎。
其后,2003年,她又先后两次来到八一医院进行人流手术。
2004年,她在金城职工医院进行人流
2005年7月,她又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人流手术。
章婷第四次准备还在八一医院进行人流手术时,被医生告知,不可以再在他们医院进行手术了。于是,章婷化名成“张雪”来到金城职工医院进行人流手术。
当记者问:“为什么没有采取避孕措施,而让自己受这么多苦?”章婷回答:“他不肯。”“你为什么没有自己避孕?”“我不懂,不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被确诊为宫颈癌晚期
章婷的母亲告诉记者:“女儿之前一直在上海打工,什么时候回南京的,她没有告诉我们,直到她回到南京快三年了,才告诉我们。让我们大吃一惊。
   每次,我们问她,有没有找男朋友啊,带回来给我们看看,她总是说,没有呢,找到了再说。其实那个时候,她一直跟蔡蒙交往。”
为了存钱买房结婚,章婷无奈在夜总会推销酒水,2005年8月的一天,喝得满身酒气的章婷回到家中,糊里糊涂的她竟然蹲在客厅就小便了,被一旁的蔡蒙看到后,打了她一个耳光,两人从此分道扬镳。
之后,章婷就住在她的朋友家里。
到了2006年4月,她突然感觉到小腹剧烈疼痛。一夜里,她大汗淋漓,第二天到医院做了相关检查,结果出来一看,宫颈癌晚期。
章婷:当时看到结果,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。
记者:给蔡蒙打过电话吗?
章婷:没有。
开刀切除子宫卵巢
章婷的母亲洪青说:“女儿虽说年纪有25岁了,可是她的心理年龄还很小。只要一回家就抱着电视看电视剧新闻节目从来不看,要看就看动画片。像个小孩一般。”
2006年6月,章婷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实施了手术,将卵巢子宫全部切除了。
为了给女儿治疗,家里把栖霞区的96平米的房子卖掉了。卖掉得来34万元,其中12万给女儿用作医药费了。
如今,由于癌细胞不断生长,已经引起了尿毒症,目前每个星期化疗3次,一个月需要8000元化疗费。
七尺男儿为女落泪
“在2007年3月,女儿才真正告诉我们,她为了蔡蒙堕胎5次。我们一听顿时觉得头晕目眩,问女儿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傻?
   女儿平时就很内向,什么都不告诉我和她爸爸。当我们问她这些话时,她说,‘我宁愿把这些话带进棺材也不愿意和你们说。’”章婷的母亲洪青说。
到这里,洪青的泪水如决堤一般奔涌而出。“他爸爸的泪水更是在眼圈转了好几圈,实在忍不住才流了出来。我这一辈子,跟了他几十年,从来没有见他掉过眼泪。”
今生还想做他的新娘
章婷告诉记者,作为女孩子,一生的梦想就是成为新娘。虽然她的生命已经到了尾声,可她还是希望当蔡蒙的新娘。“我为他付出那么多,最终却不能成为他们家的人,我死不瞑目啊。”
章婷的父亲章大伟说:“章婷现在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吃进一粒米了。全靠果冻鲜奶度日。如今连果冻也吃不下了。大便没有了,小便也没有。肚子肿胀得像鼓,疼得难受。
   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没有将责任完全怪到蔡蒙身上,有一句话说得好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我女儿命该如此,我不想责怪任何人,可是让蔡蒙补偿一点医药费,多来看看女儿,这点要求应该不过分吧。”
蔡蒙:可以拍结婚照
随后,记者与蔡蒙取得了联系。
他告诉记者:“我和章婷在2005年8月就分手了。她究竟堕胎几次我也不是很清楚。
   而且你也知道的,章婷是在夜总会里工作的,我几次劝她换工作,这样我妈才会同意我们结婚,可她说什么都不肯。
   我本来真的想跟章婷结婚的,可看到他们家人把事情闹得这么大,如果结了婚,还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想法呢!
   所以,这个婚,我是不会结的,但我同意和她拍结婚照,同意和她举办一个结婚仪式,但领取结婚证,真的是不可能的。另外,我还想补偿她 2.5万元。”
记者将蔡蒙的回答告诉了章婷的父亲章大伟,他坚决不同意,他说:“我本来也是想跟蔡蒙好好谈的,可是他们一家人现在避而不见,一家人全都搬到亲戚家里去了。现在说什么话,探讨什么问题,都得由中间人传话。因此,这样简单的答复,我们真的不能满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