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轮回真相 心灵净化 人生在世 传统文化 宗教教育
1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传统文化 > 家庭教育
最近更新

谁扼杀了赤子之心

贤明的家长们,务请留心细看,这将会改变您孩子的一生!

罗晓南博士/世新大学

 

  他们在电子文化下成长,他们过早介入成人世界的败德丧行,他们丧失了培养「自制力」「是非心」的阶段,目前这些震骇人心的青少年事件,恐怕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最近几年新新人类中频频传出一连串震撼人心的犯罪事件,其中最令人忧心与困惑的是:何以小小年纪就会有如此沉重的烦恼恶习?他们多未成年,但犯罪之残暴程度不输成人,且往往毫无悔意。

  对于此一现象,学者专家们提出了许多解释:升学主义、缺乏人文教育、社会风气败坏、缺乏道德感、罪恶感,....等。然则有一项笔者认为重要的因素并未被提及:新新人类都是在电视、电子媒体资讯侵染下成长的一代,他们几乎没有什么「童年」,过早地介入成人世界,去玩那些他们身心发展还无法负荷的成人游戏。

  根据传播学者的研究,在电子媒体(尤其是电视)发展之前,儿童之社会角色和认同的发展要受限于他们所在的场所,通常是师长们所认定的适宜场所。而电视、电子媒体则使他们有机会(至少是「虚拟」式的)介入了成人间的互动,使儿童可以轻易地窥知成人世界的秘密,一览其表面行为的「后台」。在过去印刷媒体挂帅的时代,由于阅读印刷文字需要读写能力,所以这部分的社会世界或「后台」,对儿童而言是隐藏的、较不易接触到的,儿童也因此相信成人(包括师长)有能力自我节制,他们比较能明辨是非。这种信念,学者们认为,有助儿童发展其健全的自我观念,并因而培养其理性的能力,即或在面对困难时也能保有理性。然而现在的电视、电子媒体则使儿童和成人无区隔地暴露在同一社会情境中,儿童可以从电视、电脑中学到的不仅是补充了家庭、学校知识的不足,而且还包括了许多「反面教材」(如一时的「善有恶报」「恶却有善报」、及大人们的「伪善」与无能),进而颠覆学校和父母在儿童早期社会化中的权威角色,最终则促成了「成人与儿童区隔的模糊化」,或「童年的消逝」。


   对于这种「早熟儿童」或「小大人」的现象,许多家长、学校往往视之为是孩子智力开发,或独立自主的表征,予以鼓励甚且揠苗助长,但孩童过早丧失其「赤子之心」而有了取巧之「机心」的同时,也使他们失去了一个适应成人社会的准备阶段,在其中,道德观的建立尤其重要。

  在过去,童年期被视为是一种「修行」期,有助所谓「修道院效应」,而使吾人社会之人性传统得以延续。通过对成人世界不良资讯的隐去,给孩童提供一个健康有序的成长环境,人们相信对一个尚未发展成熟的心灵而言,太早让他们知道过多成人世界的暴力和「败德丧行」乃是极不健康而且危险的。即或不得已也是以一种他们能接受的方式(例如童话中的「坏人」)来展现,一直要到儿童的「羞耻心」已转化成为一系列的道德规范和稳固的道德观,这时,他们才得以以一种有「自制力」的方式进入成人世界。

  而今天,在电脑、电子文化下成长的新新人类,当他们的「童年」心消逝或缩水后,他们也逐渐丧失了培养其自制力、「是非心」的阶段,在面对成人世界的种种烦恼、挫折和困惑后,遂不免采取了某些极端、脱轨的行为,就此而言,我们的社会目前所面临的这些震骇人心的 青少年事件或恐还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随着信息科技的突飞猛进,尤其是电脑网络的发展,当前青少年之道德成长受到电视、电脑、手机等电子载体干扰的这种处境,可谓更形恶化。面对这样的情形,我们究竟如何对应呢?加速相关之信息立法,以减少青少年暴露在不当信息内容前之机会,自然是当务之急;而加强亲子之互动,改善日异疏离之师生关系,以重建家庭及学校在儿童学习规范过程中之主导角色,亦不在话下;至于媒体自律以及成人世界之自清自律,亦殆无可避免。

  然则,在隔离、减少外在污染源的同时,任何有助儿童之自我「修行和陶成」,以增加其自身抗力的相关办法,亦不应忽略。在此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国传统中对儿童之「童蒙养正」的教育:它主张童子在理解力尚弱,仰赖父母师长权威尚多,但记忆力强而涉世未深、心性纯正之际,宜鼓励他们多多读诵圣贤经典,在其反复背诵中,不知不觉地将圣贤们光明正大之智能思想「内化」为其自身行事之准则。这种对儿童心性之潜移默化的办法,在中国行之千年而效验显著,惟因近百年来西式教育之提倡,才逐渐式微、废弃,然则,由于它显然在对治当前,棘手问题方面似乎特别应机,又能顺应国情且一向行之有效,因而值得吾人重新予以高度正视,对于关心我们下一代之教育问题的有心人士而言,切不可再像过去那样,误以为只是「死啃」、「填鸭」,而忽略这种可以深入吾人潜意识的直觉智能,对儿童心性涵养的潜移默化之功。

一九九九年桂月吴重德敬识

本文摘自报佛恩网